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海运新闻 > 文章详情

关于韩进集团、韩进海运家族的二三事!

分类:海运新闻 | 来源:中国航贸网 | 时间:2016/11/02

  韩进创始人赵重熏(1920-2002),在1945年25岁的赵重熏从高中补习学校休学,买了一辆旧卡车,白手起家在韩国仁川创办了“韩进商社”,搞起地位卑微的运输生意,艰苦创业。


  1950到1953年朝鲜战争让赵重熏大发了一笔战争横财,这其中还有一段颇为传神的故事。

  美国对北朝鲜发动进攻期间,有一天,赵重熏从汉城开车到仁川,途中经过富平时,看到公路旁有辆车抛锚了,车主是一位美国太太。赵重熏见状主动下车,帮这位满脸愁容的美国妇人修好了车。没料到那美国妇人竟然是驻韩国美军一位高级将领的夫人,当她得知赵是一个跑运输的业主时,就通过丈夫帮他接下了运送美军军用物资的生意。从此赵重熏的财源滚滚而来。

  与赵重熏有相似奇遇而发迹的华人富商陈玉书,在他的《商旅生涯不是梦》一书中说:“我总觉得,友善、微笑就是一种爱的表现,即使是为人尽过微不足道的一把力,其中也就孕育着机缘,说不定比一生的拼搏、辛劳都更有收获。”用这段话来形容赵重熏,也是最恰当不过的了。

  随后的第一年,赵重熏便与美国签订了7万美元的运输合同。他深知美军像一个不会枯竭的源泉,将源源不断地给他带来巨额的财富。他特别注重信用,他的商社总是保证及时准确地送货上门,而且一旦有货物遗失,马上进行赔偿。有一次,在运送美军军需物品时,一司机把1200套军服倒卖了。为保证及时如数交货,赵重熏花了近3万美元,到黑市上把军服赎回,即刻送到美军军营。

  赵重熏就这样建立起极高的商业信誉,到第二年,他的公司所接到的运输合同猛增到130万美元。

  停战之后,韩国国内物资匮乏,全靠美国的援助,由于战时赵重熏一直信守合同,信誉极佳,战后他又揽下了军援物资的运送生意。赵重熏的事业从此进一步地壮大起来,向“运输大王“的宝座迈进。

  然后1955年到1975年的越南战争更是让“韩进”有了“越战公司”和“越战财阀”的绰号。

  当时,在越南从事军需品的陆路运输利润最高,但危险系数也是最大的,随时都有可能陷入越南军队的包围圈内,因此大部分从事军事运输的人都不愿冒这种风险。惟有赵重熏一如既往,毫不犹豫地包下了利润极高的陆路运输。

  在越南战争期间,赵重熏“玩命”地干着,也曾因此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1968年,越南共产党军队突然向美军发动了进攻,赵重熏被困在防空洞里,整整3天才得以脱身。还有一次,越南军队突袭了赵重熏的一艘停泊于港口内的轮船,正在船长室睡觉的赵重熏仓皇逃上甲板,在匆忙逃命中摔断了腿,险些成了越军的俘虏。

  在越南战场上从事军需品运输的几年里,赵重熏冒着随时都有丢失性命的危险,挣了一笔巨款——1.3亿美元。这笔“卖命钱”大大地扩展了“韩进”商社的实力,从此,“韩进”商社的实力不断壮大,在韩国企业界的影响也日趋扩大。他连续成立或接收了“大进海军”、“韩国空港”、“韩逸开发”、“仁荷大学”、“大韩航空”、“韩国海运”、“韩国重工”等大企业。

  时间来到2002年,传奇的家族创始人赵重熏离世,四子分家。

  长子赵亮镐(Cho Yang-Ho)继承了当时韩国第八大财阀韩进集团(Hanjin Group)的明珠:大韩航空(Korean Air Lines)。

  其大千金赵显娥因为“坚果之怒”还在牢里。

  2014年12月9日,赵显娥乘坐从纽约肯尼迪机场飞往仁川的大韩航空班机,在飞机驶向跑道还未起飞时,赵显娥发现空乘人员给她提供的坚果,没有按规定放在盘子里,而是装在袋子里。她高声喊叫并要求机长将飞机掉头开回登机口,且让该乘务工作负责人下机。由此该班机延误20分钟,而当时机上旅客并未得到任何解释。12月24日,首尔西部地方检察院以赵显娥涉嫌违反《航空保安法》中的相关规定,涉嫌妨碍飞机安全飞行,私自改变飞机航行路线等理由对赵显娥提出刑事诉讼,请求以涉嫌妨碍工作罪将其逮捕。

  次子赵南镐(Cho Nam-Ho)分到了韩进重工(Hanjin Heavy Industries & Construction),这是韩国第四大造船企业。

  三子赵秀镐(Cho Soo-Ho,已前世)成了韩进海运(Hanjin Shipping)的掌门人。遗孀崔恩英(Choi Eun-Young)

  幼子赵正镐(Cho Jung-Ho)拿到了“东洋火灾保险“和一家证券公司。以此为基础,他缔造了一个金融帝国:梅里茨金融集团(Meritz Financial Group)。他是实至名归的创二代,从赵正镐离开韩进大家族算起,该集团的市值已经增长到当初的17倍。一如既往,梅里茨保险(Meritz Insurance)现在是韩国物产保险公司五强之一——而且按照资产计算,它也是梅里茨金融集团旗下七家子公司中规模最大的。

  现个人资产11.3亿美元,位居韩国福布斯富豪个人榜28位。

  重新聚焦到三子赵秀镐分到的韩进海运,赵秀镐去世后,他的遗孀崔恩英,成了韩进海运的社长,现在是前社长。 三子与分到大韩航空的长子赵亮镐关系较好,她主动退位把韩进海运控制权移交给了大韩航空的赵秀镐。

  这也是我们这几天有关韩进新闻里看到最频繁的二个人物,赵亮镐个人拿出了3570万美元,崔恩英个人900万现金美元注入韩进海运。

  但实质其实还是输给了政治斗争,韩进在今年上半年的亏损,折合30亿人民币,这对于一个拥有141条远洋货轮(97条集装箱船+44条散货船)的韩国第一大海运公司来说,亏损不算太大。韩进不稳,业内在半年前就有察觉,但普遍认为韩国政府会干预挽救,但现实却相反,韩国政府选择了现代商船,压韩进集团把韩进海运让渡给现代商船。现代海运比韩进海运要小,小吃大,这在暗箱操作/政府主导的日韩经济界,很常见,也很黑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