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公司的成功“逆袭”

分类:航运观察 来源:中国船检 时间:2019/12/09

由英国劳氏日报主办的“亚太大奖”已有20余年历史,旨在表彰行业内有突出贡献的个人和企业。ONE公司为何令人印象深刻?成功逆袭的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


劳氏日报“2019年亚太大奖”的另一个重要奖项,则是“最佳班轮公司”奖,日本海洋网联船务有限公司(Ocean Network Express,以下简称ONE公司)获此殊荣。劳氏日报评论称,ONE公司经历了前期艰难的过渡期,目前的业务稳定,公司持续创新,运营高效,令人印象深刻。


事实正是如此。2019财年第一季度(2019年4月1日-6月30日),ONE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75亿美元,其中,净利润500万美元,这是该公司自2018年4月1日正式运营以来的首次季度盈利。

成立之始,整个航运业态势令人非常担忧,而ONE公司的状况也可谓步履艰辛,川崎汽船、商船三井和日本邮船的集装箱运输业务在一年内共计亏损约5.86亿美元。为此,ONE公司曾在财务报告中解释,公司在成立之初的六个月中一直在为一个新信息技术系统带来的“初期问题”而苦苦挣扎,这个新系统导致预订延迟,致使包括日本企业在内的数十家客户转向其它航运企业。为解决货量流失的问题,ONE公司采取各种措施以改善货物组合、降低燃油成本和削减日常开支,从而以提高收入、减少支出,并通过优化前运和回程货物的组合来提升公司利润。相关数据也显示,2019财年第一季度,ONE公司在亚洲至北美航线和亚洲至欧洲航线的货量分别增长了26.2%和47.4%,达到66.9万TEU和46万TEU,平均船舶载箱量也从73%分别提高至86%和87%。这从正面说明ONE公司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已经取得成效。据悉,ONE公司已将优化成本与服务作为第二阶段的运营重点,比如通过优化货物运输,提高利润,进一步提高整体网络服务的覆盖面和单位成本竞争力,解决外包成本和一般行政管理成本过高的问题,优化组织和系统结构,提高运营效率。为此,ONE公司还计划将2019财年的利润预期从8500万美元上调至9000万美元。


在持续创新方面,ONE公司理解标准化的重要性,进而不断地在数字化航运领域发力,以期提升其在业界的服务水平。因此,ONE公司在推进行业标准化方面进行了诸多尝试。2019年4月份,ONE公司与马士基航运、地中海航运和赫伯罗特共同发起了致力于推进行业标准的数字化集装箱航运联盟——Digital Container Shipping Association(DCSA)。7月份,ONE公司还加入了由马士基航运与国际商务机器(IBM)合作开发的航运业区块链平台TradeLens。在ONE公司看来,参与区块链的共识机制以验证交易、托管数据,并承担区块链网络中信任锚或验证人的关键角色,是未来航运业发展的重中之重,更是促进行业信息共享,提高运输效率的有力手段。专注于客户需求,为客户提供超出预期的运输及相关服务,自始至终是ONE公司的核心价值观之一。业界相信,ONE公司会继续优化服务,吸引更多的客户,提升客户的信任感,以获得更高效、更具竞争力的船队结构。


随着ONE公司的运营步入正轨,该公司也拥有了世界排名前三位的冷藏集装箱规模,为增强其在北美、南美、欧洲、地中海、亚洲区域内及大洋洲的冷藏运输市场服务能力,ONE公司投资建造了14000个冷藏集装箱(40英尺集装箱13000个,20英尺集装箱1000个)。其中,有2100个冷藏集装箱将配备当前最新的Controlled Atmosphere技术,进而大幅减缓果蔬的呼吸和成熟过程,延长上架周期。ONE公司首席执行官杰瑞米·尼克松(Jeremy Nixon)就此评论道:“我们是世界上最大、最年轻的冷藏箱船队之一,同时配备最先进的技术,以满足易腐货物的运输需求。通过此次新投资,ONE公司将进一步拓展市场,更好地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也将持续不断寻求最新、创新性的解决方案,确保货物在运输过程中得到很好的保护,进而提升服务价值。”


对于任何一家航运企业而言,在高效运营之外,更需时刻关注市场环境的变化。当前,航运业整体状况并不很乐观,这也是ONE面临的一大挑战。在ONE公司眼中,中国市场是其最为看重的主要的市场之一,受中美之间贸易摩擦的影响,中国境内的部分生产线被迫转移,同时也有一些美国买家将采购源从中国转移到了亚洲其他国家。在市场运力供过于求的状况下,ONE公司通过停航航班等措施灵活应对,以避免船舶空舱带来的不必要损失。据ONE公司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上野友督(Yusuke Ueno)透露,短期内,ONE公司并没有针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形势而调整航线挂靠的计划,但长期若真的出现了货流变化,也会考虑调整航线。与此同时,ONE所在的THE Alliance将在2020年4月份正式迎来现代商船的加入。据上野友督预计,现代商船的加入可以使联盟成员间发挥更大的协同效应,联盟实力也将得以增强。相信到那时,ONE公司还将改变现有的航线产品,做出新的运力部署,覆盖更广泛的市场,让联盟的规模优势更具市场竞争力。


对于应对“限硫令”的措施,ONE公司则采取比较开放的态度。相关资料和数据显示,ONE公司并没有选择相对单一的应对方案,而是通过使用低硫燃料油和安装脱硫塔两种方式满足新规要求。此前有机构预计,限硫令将使全球从事集装箱海上运输的企业增加约150亿美元的成本,船公司会承担一部分,其余则通过征收新的燃油附加费,传递给供应链上下游。上野友督认为:“这是一笔很大的成本,船公司自身无力全部承担。环保问题是社会问题,每个人都有责任承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