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交钱不放船?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放话船东:不想打官司

分类:海运新闻 来源:国际船舶网 时间:2021/04/08

苏伊士运河终于结束“拥堵”,已经脱困一周的“长赐”轮却仍然滞留在运河内的锚地接受调查,围绕搁浅事件引发的索赔“拉锯战”成为关注焦点。

 

索赔10亿美元,SCA希望与“长赐”轮船东达成经济和解

 

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局长OsamaRabie 6日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埃及当局正在与“长赐”轮的日本船东正荣汽船展开经济和解谈判,希望双方能够在不涉及法律诉讼的情况下达成一致。

 

Rabie称:“我们正在与正荣汽船讨论在不诉诸法律的情况下和平解决这一问题。”他坚持认为,对于正荣汽船而言,将案件提交给法院的危害要比与运河管理局达成和解更大。Rabie并未说明应该由谁来负担这笔赔偿金。他还说,运河管理当局和长赐轮船东过去一直维持良好关系。


 

此前,Rabie曾经表示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索赔金额预计将超过10亿美元,这一金额涵盖了打捞作业、交通堵塞以及长赐轮堵塞苏伊士运河这一星期来让埃及损失的船舶过路费。

 

Rabie表示,如果调查顺利进行,且涉事各方同意这笔赔偿金额,那么长赐轮就可以继续上路,没有问题。他警告称,如果赔偿事宜演变为打官司,管理局将不会允许“长赐”轮和船上的货物离开运河。不过,Rabie并没有具体说明将由哪方负责支付赔偿金。


自3月29日脱困之后,“长赐”轮一直停泊在苏伊士运河大苦湖水域的锚地。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已经在3月31日启动了事故调查,在调查结束之前“长赐”轮将不能驶离,船上25名印度籍船员也暂不允许换班。

 

“长赐”轮搁浅事故调查委员会由五六名成员组成,具有法律、海事、打捞和管理方面的专业知识。Rabie称,目前船上航行数据记录仪(VDR)的数据已经移交给调查委员会,一旦调查程序完成,“长赐”轮将可以继续航行,“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们还需要两三天的时间。但我们不会花费太多时间”。

 

Rabie拒绝讨论可能造成搁浅的原因,例如航速、强风、沙尘暴等等。Rabie称他不能对正在进行的调查发表评论。


Rabie在最新声明中说,苏伊士运河管理局一直在为确保运河有序通航而努力,并通过自身专业能力解决了货轮搁浅危机。管理局出动15艘拖船,全局各部门近600名人员参与了危机处理。他说,巴拿马巨型集装箱船危机的解决,向世界展示了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处理危机的独特模式以及海上救援中使用的泥沙挖掘技术。这些技术由于其高精确性和最高的安全标准,因此未被全世界所认知。

 

上周,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两名官员透露,“长赐”轮事故是由于船长的“错误操作碰巧遇上了沙尘暴和强风”,导致该船在完全驶入苏伊士运河航道前船首严重偏离航向并“产生剧烈摇摆”,“造成能见度下降和船舶搁浅”。他们强调,天气因素并不是事故的全部原因,在同样的天气条件下,大约有12艘船在“长赐”轮之前平安经过苏伊士运河。

 

另据埃及《金字塔报》当地时间4月6日报道,目前仍在进行对“长赐号”货船黑匣子的分析排查工作,货船搁浅的原因仍在调查中。

 

船东已宣告共同海损,苏伊士运河索赔由保险公司

 

针对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天价”索赔,租船方长荣海运已经表示,赔偿需要由船东正荣汽船来负责。

 

长荣海运总经理谢惠全在4月1日的记者会上称,此次事故是在运输过程中发生的,根据合同,这种情况需要由船东承担责任,长荣海运“只负责货物本身,这属于保险公司的赔偿范围”。

 

拥有29名员工的正荣汽船能否承受这样巨额的赔偿金?该公司高管向日本媒体透露,公司尚未收到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索赔,因此无法确切回应这一问题,但一般来说,“我们所购买的保险会承担这笔费用”。

15.jpg

“长赐”轮的保险公司是联合王国保赔协会(UK P&I Club),该协会是国际保赔协会集团(P&I Club)的一员。根据国际保赔协会集团索赔系统,联合王国保赔协会将承担最高1000万美元的赔偿,超过1000万美元的索赔由国际保赔协会集团的13个成员共同分担,超过1亿美元的索赔则通过国际保赔协会集团的再保险计划来解决,该计划的保额最高达到30亿美元。


有专家表示,为了确保有效追偿权,苏伊士运河当局应该不会轻易让“长赐”轮驶离运河。但要进行法律诉讼必然旷日费时,最可行的做法是由船东的责任保险人P&I出具让当局满意的担保。拿到担保后才会让船货离开,现在“长赐”轮还被扣在运河,何时能开航就要看P&I提供担保的速度。其实运河当局有筹码掌控“长赐”轮,该轮船型无法通过巴拿马运河,只要继续营运就会继续通行苏伊士运河。

 

除了苏伊士运河管理局的索赔之外,“长赐”轮面临的第二笔重大索赔是救捞公司的救助报酬。日本领先的救捞工作Nippon Salvage与荷兰救捞专家SMIT Salvage根据劳合社标准救助合同(LOF)共同受雇负责“长赐”轮脱浅工作,这意味着这笔账单将由船体、货物和燃料的财产保险人分担。

 

考虑到“长赐”轮救捞工作的复杂性和耗时,以及其货物和船体的价值,预计救捞公司的账单将非常可观。此前,正荣汽船已经于4月1日提出共同海损,宣告“长赐”轮长达六天的拖救作业为共同海损行为,并指派共同海损理算人Richards HoggLindley搜集相关共同海损担保。因仲裁行动不可能半年内有结果,救捞公司为了确保其债权,势必要取得足额的担保才会放行船货。所有货物在抵达目的地之前就必须提供好担保,否则货物无法提领。

 

据了解,“长赐”轮装载了超过1.8万个集装箱,船上货物总价值约为35亿美元。彭博社指出,“长赐”轮搁浅事件将引发一连串相互推责式的保险索赔:船上所载货物的货主和其他滞留船舶所载货物货主将向各自的保险公司索赔;这些保险公司将向正荣汽船索赔;正荣汽船则会找自己的保险公司解决问题。一场错综复杂的索赔“拉锯战”,才刚刚拉开序幕。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