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装箱空箱回流仍不畅,2021年海运“一箱难求”如何破解?

分类:航运观察 来源:第一财经 时间:2021/01/18

2021年,对于海运而言,自去年下半年开始的集装箱“一箱难求”的情况会有所缓解吗?

去年下半年起,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全球贸易运输中最普通,同时也最不可或缺的集装箱突然变得抢手了,以至于各种尺寸的海运集装箱价格不断飙升。而这股飙升的势头在进入2021年后,仍在继续。

衡量海上运价的重要指标之一的上海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SCFI)自去年下半年来不断刷新历史最高位区间。1月15日的最新数据显示,SCFI录得2885.00,较1月7日的2870.34上涨14.66%。

22.jpg

海运集装箱难求,势必导致价格上涨。为此,商务部外贸司司长李兴乾14日下午接受记者采访谈到2021年中国外贸情况时表示,针对海运物流不畅、集装箱“一箱难求”的问题,有关解决措施正酝酿出台。“商务部正会同交通运输部等相关部门采取政策措施,增加海运运力,稳定市场运价,千方百计畅通国际物流。同时针对企业面临的其他共性问题和突出困难,完善贸易政策工具箱,稳主体、稳预期,稳规模。”李兴乾透露。

空箱回流不畅仍持续

一位菜鸟全球供应链运输部的专家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集装箱市场近期需求明显增长。“一是受疫情影响,海外工厂、港口、码头的复工率不高,出口的集装箱散落在全球各地,回流不畅。还有的船运公司发现中国出口需求大,运力紧张运费高,甚至从海外不再等货,直接空箱返回中国。这造成进出口双向的商家都一柜难求。”他说道。

据他了解,上海有的商家从欧洲进口食品,集装箱晚了一个月才到;澳大利亚有商家因为集装箱缺少,无法拿到进口新货,只能卖存货和旧货。

专业航运信息咨询平台信德海事网的主编陈洋此前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的海运集装箱空箱主要集中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等地。

比如,上周美国西海岸的圣佩德湾不仅出现了码头集装箱的拥挤,海上等着排队进入泊位的集装箱船也达到了空前的程度。根据南加州海运交易所的数据,截至1月16日,在圣佩德罗港至少有30艘集装箱轮在等待泊位。在美国最主要的港口洛杉矶和长滩港,就有约1万~1.5万个集装箱被滞留在码头,导致当前洛杉矶港和长滩港的货物运输“接近完全瘫痪”。而这只是欧美港口集装箱近况的一个缩影。

上海航运交易所发布的截至1月15日的中国出口集装箱运输市场周度报告显示,中国出口集装箱运输市场需求总体高位回稳。其中,欧洲航线受春节前出运高峰影响,市场货量处于高位。近期欧洲疫情导致港口拥堵,船期紊乱和集装箱周转不畅,运力供需矛盾依然未得到很好的缓解;北美航线方面,随着美国新冠确诊病例累计突破2300万例,疫情造成的港口拥堵、集装箱周转不畅的情况日益严重。由于拥堵和缺箱状况得不到缓解,集装箱运输困境依然持续。1月15日,上海出口至美西、美东基本港市场运价(海运及海运附加费)分别为4054美元/FEU(国际标准箱单位)、4800美元/FEU,其中美西航线微涨0.9%,美东航线小幅上涨1.1%。

位于欧美的空箱回流不畅,直接导致一些班轮公司对于集装箱运输价格的坐地起价。日前中国国际货运代理协会和中国对外贸易经济合作企业协会联合致信给商务部服贸司、外贸司,《关于强烈呼吁对班轮公司乱涨价乱收费行为进行查处的请示》要求查处班轮公司的乱涨价乱收费行为。

上述文件指出,远洋运价比去年初翻了好几番,美东航线最高达5500美元/箱,欧洲航线最高达5000美元/箱,同时各项高额附加费蜂拥而来,极大影响了外贸企业和国际货代企业的权益。

此外,欧洲货主和货运代理协会也在近日呼吁欧盟委员会对最近几个月出现的运价飙升,集装箱严重短缺的航运市场作出反应。

呼吁上下游共同努力

2020年12月29日下午,中国船东协会在上海召开“集运市场调研会”,直面如何缓解集运市场压力等问题。

在上述调研会上,中国船东协会呼吁集装箱运输的上下游企业、箱厂、码头等产业链各方共同努力积极应对行业困境。不仅如此,货主企业与船公司之间也应加强合作,与整个物流供应链各业务环节一起共同面对挑战,寻求发展。

为了帮助进出口商家及时发货,菜鸟全球供应链则在1月13日面向世界各地推出一项新服务,承诺接到下单后2个工作日内完成订舱,货物如果错过离港时间将获得赔付。“虽然国际空运和海运的舱位都非常紧张,我们依然愿意做出承诺,希望给进出口商家更强的信心,更好的服务,”菜鸟全球供应链总经理赵剑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菜鸟全球供应链这一“两天订舱、晚发必赔”的细则包括,接到商家下单后两个工作日内完成订舱,并逐票货物与商家确认离港时间。如果没有按时订舱,菜鸟全球供应链承诺赔付每单人民币100元。订舱完成后,如果因菜鸟或菜鸟合作伙伴的原因,商家的货物错过了离港时间,包括被航空公司、船运公司甩货等,商家可以发起投诉。如果投诉成立,菜鸟全球供应链承诺目前业内领先的赔付标准:海运远洋货物每柜赔付人民币1000元或者远洋国际干线费用的20%(取高),海运近洋赔付国际干线费50%,空运国际干线费用10%。

目前首批开放的舱位承诺已经覆盖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多个港口,包括空运港口和海运港口。

赵剑表示,“目前全球进出口商家都面临发货难、发货贵。菜鸟全球供应链网络覆盖广,数字化程度高,解决方案成熟,我们希望用实际行动与进出口商家在一起,通过数字技术提高效率,通过与航空公司、船运公司的紧密合作,全力保障跨境运输通畅。”

此外,集装箱制造企业也在开足马力。其中,中国国际海运集装箱集团近期在接受投资者调研时表示,该公司集装箱订单已排至春节前后,而且全年情况都不明朗。

班轮公司也在尽可能地释放运能,满足市场需求。根据航运数据供应商Alphaliner的数据,从2020年6月至今,已经超过220万TEU(国际标准箱单位)闲置运力恢复运营,超过60万TEU的新船交付,增加有效供给;2021年仍有超110万新船交付。由此,约有近400万运力的投入,以缓解“一箱难求”的压力。


最新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