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航运观察 > 文章详情

川普之于航运,更像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分类:航运观察 | 来源:公众号:航运评论 | 时间:2016/11/11

  导读:川普之于航运,更像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市场担心川普之影响,不如深入革新企业内部之弊病。

  90年代,川普写了一本书叫做《生意的艺术》,开篇很有意思,川普讲述了自己的做生意的要素。我们摘取了几个非常有意思的要素。


     一是敢于想象。他认为敢想的诀窍之一是全神贯注。“我在思考时就像一个能够控制自己的精神病患者,我注意到许多获得极大成功的企业家都有这种特性。他们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精力过人,看问题往往是片面的,有时甚至是偏执而疯狂的。然而,正是这种特性,构成了他们不同凡响的成功。”

  二是避短扬长。“在做一项生意时,我永远做最坏的打算。如果为承受最坏的结局做好了准备,那么好的消息便会接踵而来,理想的结局就会自然而然的出现。”

  三是留有余地。“我依靠灵活性保护自己。我从来也不把自己对某一项生意或一种方法栓得太死。”

  四是理解市场。“我的办法是在作出一个决定前,先问问每个人的意见,从而得到人们本能的反应。”

  五是巧失手段。“手段是最大的实力”。“手段需要想象力和推销术,你必须让对方明白,做这笔生意是为了他的利益”。 ”

  六是重视宣传。“新闻界有一个特点:记者们总是对好的新闻如饥似渴。而且越是耸人听闻,他们的兴趣就越大。” “如果你有点与众不同,或者有点专横无礼,或者你所做的事情是大胆的或有争议的,新闻中就会有你的故事。我做事总有点与众不同,我不在乎有争议,我做生意总是显得雄心勃勃。” “结果,新闻界总想写我的报道。”

  七是善于反击。“一旦有人想很恶劣地不公平的对待我,或想占我的便宜,我的一贯态度是毫不留情的给予有力的反击。这肯定会带来危险,起码会使本来很糟的形势变得更糟。”

  在看川普的经济政策,于是乎我们丝毫不觉得他的经济政策有毛病。因为总统选举也是一门生意:偏执而疯狂,做最坏的打算,挖掘美国人本能的反应,利用好自己的手段,深谙媒体之道,善于反击。如果大家将美国总统选举当做电视剧来看,川普是在本色演出,做最好的自己。或许美国人就是被川普的“天真”打败了。

3.jpg

  各个研究机构都对川普的经济政策做了深入的剖析,但川普会有多大程度将自己的主张落入实处,这是分析的关键,另外确定好了政策,又可能会产生多大的影响程度?

  几乎所有的政客都喜欢将国内矛盾逐步转移到国际领域里来,重视外部性,忽略经济增长的内生性问题。一个可以肯定的事实是,川普有去全球化的倾向,这正是业界更为担心的。在过去的几年里,去全球化以及全球各地的民粹主义在某种意义上都已成既定事实,川普的主张也只是惊涛骇浪中的一浪;另一个事实是川普带来的是极大的不确定性增强。

  而川普之于航运,更像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航运的干散货与集装箱版块本身即处于需求疲软,运力严重过剩的危机中,好似本身已经身陷沼泽,不能自拨,却担心旁边的一个老头拿着铁锹有可能会给你多增加几铁锹的泥巴。  

  这是一个全球比烂的时代:英国退欧、全球央妈竞相放水,多个国家进入负利率时代、金砖五国除中国、印度外均为负增长、韩国经济受国内主要财团及政治事件影响经济增长前景堪忧、意大利12月4日公投……因此川普也只是比烂时代里的一个环节。所有的这些使得全球经济的增长前景蒙上了阴影。

  近几年,全球贸易增长率显著放缓。2012年以来,货物和服务世界贸易量增长受全球金融危机余波的影响,一直在3%左右,不及前三十年增长率的一半。全球商品贸易量基本停滞!除了受经济增长影响,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也是重要的影响因素。


      在看影响航运的供给端,运力严重过剩程度必须要进行大规模的淘汰才能改善。对于国际集装箱运输市场来说,联盟化和船舶大型化是拖累全行业大范围亏损的两大诱因。联盟化使得竞争从单个企业引致集团化竞争,比之于军备竞赛一点都不为过,但从对市场海运运价的控制程度上来说联盟化并没有给联盟带来实质性改善,而是使得个体理性导致的集体非理性的负外部性成倍不断放大,最后酿成现有格局。船舶大型化也正是联盟化竞争的重要手段,但是到目前为止,大规模的订造大船增加了航运企业的负担,最终的结局大家均可见。不过大家似乎找到了方向,自中国远洋和中国海运合并后,兼并重组不断。或许这才是解决危机的一个重要步骤。而在干散货市场,大型的船东、货主、下游厂商结成同盟,行业更喜欢于长期租约,留给现货市场的机会在逐步减少,也产生了所谓的“去租船化、去经纪化”。行业恢复均衡只需要一个手段:那就是拆!拆!拆!

  因此,川普之于航运,更像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市场担心川普之影响,不如深入革新企业内部之弊病。

  来源:韩军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 国际航运研究室 ,公众号:航运评论

返回顶部